侧边栏壁纸
博主头像
千异博主等级

学无止境,学以致用,志存高远!

  • 累计撰写 29 篇文章
  • 累计创建 26 个标签
  • 累计收到 0 条评论

一次掉进传销的特殊经历

千异
2022-04-12 / 0 评论 / 19 点赞 / 1,489 阅读 / 16,334 字 / 正在检测是否收录...
温馨提示:
本文最后更新于 2022-06-28,若内容或图片失效,请留言反馈。部分素材来自网络,若不小心影响到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文2022年6月28日重新修改整理发布。
修改内容如下:
文中大量名字均采用真实名字,由于他们本人不愿意公布真实身份,所以移除部分人名。
目前陈茜以及很多干了几年时间的人都已经出来了。

终于有时间了,4月4日刚从传销组织里面出来,记录一下经过,以及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吧。解释一下,传销下文也叫直销,是同一个东西,传销人员总是喜欢把传销称作直销,还理所当然。

首先,从如何认识我朋友开始说起吧,这一段在之前的版本中都没有。大概在2020年下半年,通过探探认识的我朋友,她叫沈娜,贵州毕节人士。没过多久,就发展成我女朋友。然后就开始各种理由找我要钱,给少了还会嫌弃,动不动就是删好友。后面就开始想方设法把我叫去北京,后面我同意了,就有了下文。

沈娜叫我去北京,我就找了个工作,公司是北京东华软件,工资11K。比较匆忙,我推掉了工资更高的面试,草草选择了这个公司。去之前,我问我朋友是北京哪个区的,问了好久她给我说是海淀区,然后我找了海淀区的工作,对北京我一无所知。我让她帮我找个房子,她突然说跟他合租的室友搬走了,有个房间我可以先去住。那好吧,我让他把地址发我,我说网上买个被子过去,她说那里有多的被子,给我用就行了。这么好?我当时一点没怀疑。然后我工作开始走离职程序了,还差几天就走人了。她给我说周末要和朋友去天津玩,如果我要去就买天津飞机票。

于是,2021年2月27日,到天津。然后在天津之眼(很多传销者接人都是这个地方)遇到了接我的人——沈娜和她闺蜜(这里铺底的是她闺蜜,名字叫陈茜)。然后吃了个午餐,她闺蜜说是卖服装的,还跟我一个产地的(特别巧,重庆某区县,后面发现确实是这地方,之前确实是某服装店卖服装的)。然后她闺蜜就开始拿着我手机看综艺,我一点没怀疑。看了一下午,吃完饭一直在店里看综艺。她一直看视频的目的就是:在这期间,她可能悄悄看了我支付宝信用卡相关APP,看我有没有贷款(有贷款是不可以被邀约进去的)。还问过我有没有给家里人报平安,因为等下手机没电了,家里人要是打电话提示关机会怀疑,所以先给家里人说一声安全到达,不让他们给我打电话。还有一个细节就是,我朋友让我给她拍照,我当时都不知道拍照干嘛,现在知道了,干传销的人不能随随便便出去,所以得拍点日常照片备用,方便发朋友圈忽悠其他人。陈茜还问我听过传销没有,试探我,让我打消疑虑。然后就去坐公交车,公交车居然要打两次卡,两次卡加起来才是车费单程价格,天津公交车和重庆确实很多不一样。上车后,陈茜说是坐错车了,上了普通公交车,比快速公交车慢很多,我当时就说没关系,不着急。这里其实就是想暗示你坐车会很久,让你有个心理准备。说白了,天津到他们干行业的地方确实比较远,那么说就是打消疑虑,免得你怀疑。

然后我们坐车的时候,所谓的闺蜜(陈茜)还在拿我手机看电视。没电后找我要了充电宝继续看,充电宝没电后就把我手机收她包里。我当时找她拿手机,她说没电了,先放她包里,回家后帮我充。我当时在想难道这闺蜜也要跟我们一起回去?但是也没怀疑什么。终于下车了,天黑了,我们又去吃个晚餐。然后沈娜说要去她哥那里拿东西,让我一起去(这时我也很好奇,为什么去她哥那里还带上闺蜜和我去,只不过也没多想),就这样打了个车,没多久就到了。下车后,特别偏僻,就是在村里面那种。马路旁边一个巷子走进去,没走几米告诉我走错了,回到马路上,从另一个巷子走进去。还问我有没有见过北方的四合院,还告诉我她哥家房子比较破,新房子还在装修,不要嫌弃。这些话其实都是想看看我是什么反应,其实也还好,我农村人一个,什么破房子没见过?走着走着,旁边一个房子开门了,一个女人喊住了我朋友。原来在这里?我懵逼了,我朋友去她哥那里怎么会找不到路?先是走错巷子,再是走过头,路痴也不至于这样吧?

进去之后,我就更懵逼了。不是去她哥那里么?怎么是个女人?我当时就觉得这是她嫂子。这个女人来自重庆秀山,叫刘倩,还挺热情的。进去之后,把我叫到一个房间,这个房间地上全是塔拉米,还得脱鞋进去。说实话,我这种土农民不认识所谓的塔拉米,什么也没想就进去了。这个房间里有好几个年轻人,年龄跟我差不多大,其中两个秀山的女孩子,一个就是刘倩,另一个叫黎迎珊,一个彭水的女孩子,叫向海霞,还有一个四川达州的男孩子,叫徐建川。我当时就懵逼了,她哥家是闹哪样?怎么这么多年轻人?我还以为是搞什么聚会呢!没多想,他们就跑过来给我聊天,问我过来干嘛的,工资多少?我给他们说11K的时候,她们都不知道11K是什么意思,因为都没有人用Boss直聘这些平台软件,不知道k是什么单位,顿时我在行业中第一个口碑就出来了,在行业中提起我这名字,未必有人知道,但是提起11k,几乎所有人都听过这个口碑。他们给我端了一杯开水给我喝,然后让我去洗脚,我来拿东西怎么让我洗脚来了?我懵圈了。挺不好意思的,只不过还是厚着脸皮洗脚了。聊天的时候,让我盘腿坐,腿不要伸太远,不能坐正位之类的,还给我讲北方有扰民法,现在别人已经睡觉了,让我小声点!为什么要晚上进家?因为晚上看不清来的路线,好忽悠,另外还一直让我声音小声点,免得被别人发现。

洗完脚,我发现陈茜人不见了,沈娜还在这房间。没多久。门被踹开了,进来一个气质不一样的男人,他叫梁正旭(重庆巴南),旁边跟着一个男的,名字叫胡永煌(湖北恩施)。当时气氛都凝固了,然后所有人站了起来。然后我坐在中间的一个位置,我们两排坐下去,正中间的正位就坐着梁正旭。沈娜坐在斜对面靠近门的那个位置,坐的位置也有意义(万一我冲动起来想打架,沈娜方便跑)。我当时想,这北方的规矩就是不一样呀,干什么都搞得如此严肃。然后那个人原来是他们领导,开口说话了。兄弟,过来干什么?我说过来工作。然后简单了解了我的情况之后,问我,你觉得我们是好人么?他问的我一头雾水,到这里我一点怀疑都没有,我当时就说是好人呀,怎么了?他说希望我给你讲完后你还能这么回答。我更懵逼了。他问我,你朋友给你说她在这边干嘛的?我说是在药房上班。他说之前是,不过现在她没干了,现在她跟我干,我更懵逼了。他说:兄弟,我今天过来呢是告诉你一件事。听过完美没有?我说没听过。听过安利没有?我说没听过。听过玫琳凯没有?我还是说没有。他然后说,你朋友叫你过来呢是让你考察一个行业——中国本土直销。当时听见这两个字,我就想到传销。然后他又讲了考察期间的几点要求,手机给朋友保管,说是现在年轻人都喜欢刷抖音,为了更快考察懂,要把手机给他们保管。然后不能以任何理由拒绝考察。之后又检查了行李,说是怕行李里面有危险的东西。其实检查行李的真实目的有两个,大家都是坐飞机过来的,谁行李里面有违禁物品不成?主要是检查行李里面有没有玻璃或金属质量的尖锐物品(怕你冲动打架或自杀),以及贵重物品(后面会帮你保管贵重物品,防止你跑)。完事之后,他又问我你现在觉得我还是好人么?此时的我还敢说什么!?

完事之后,梁正旭就出去了。一个叫徐建川的人给我介绍这是某某主任,我当时听成某某主人了,想到这里,我更加害怕,主人?你们全是奴隶吗?没想到二十一世纪居然还有奴隶,我就想完了,出不去了。然后从门外进来好几个和我年级差不多大的人,他们在房间聊天。然后没一会儿,徐建川(来自四川达州,我大师傅)就过来了,给我讲重庆万州福尔老总的故事,我当时哪有心情听,感觉就像在复述我来的经历一样,害怕极了,还告诉我,以后叫老表就是叫我,我大师傅讲福尔的时候,我小师傅向海霞给我们倒水,我感觉她人挺好的。晚上,女孩子都去女寝睡觉了,男孩子都在男寝地上打地铺。睡觉特别挤,徐建川总是摇着我的头说,兄弟聊下天嘛,这么早睡什么睡。这有啥好聊的,心里特别害怕,又假装镇定,只想睡觉。他给我介绍这个家的主人是谁,家里人之间以老板相称,都叫某某老板,我可以叫他川哥。然后问我家里人情况,几口人?什么工作?我想到这里就感觉是想摸清我家里情况,想搞我家里,然后我就没说话。之后他又跟我聊游戏,我能感觉到他是不怎么玩游戏的,我处于礼貌还是给他聊了一会儿。然后就让我睡觉了,对了有一个细节是睡觉必须脱外面的裤子,不脱就会有人说你是不是想跑。就这样,过去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师傅徐建川(四川达州,四川农业大学的211大学生)带着我擦塔拉米,然后做运动,接着是吃早餐。早餐吃白水面条,汤都给喝的一干二净,他们还会说你朋友一大早就起来做面条,也不知道是为了谁。反正就是有人一唱一和的给你说你朋友为了你干了些啥啥啥。吃面条是互相喂,特别麻烦,自己吃自己的不行么?你要是吃的慢,会有人说你嫌弃吃的差?吃完早餐后,开始玩一些团队游戏。

玩游戏就更扯淡了,他们一个个装作是第一次玩的样子,提出玩游戏的人讲了游戏规则,实际上全是假的,都是演戏给我看。后面进来的某几个老板没听见游戏规则,一样会玩,我当时就来气,但是忍着。玩3的倍数,尾数是3和能被3整除的就右手拍左腿膝盖,并说一声过,否则就报数。我一个新来的,怎么玩的过他们这群人,然后一直错,就有人说我玩游戏都不认真,是不是在想逃跑方案之类的话。你稍微有点什么,他们就一惊一乍的怼你。错了就做下蹲,第一次5个,第二次错10个,第三次就15个,直到做满80个。然后几乎我一直在做下蹲,但是玩的还是嘻嘻哈哈,不开心的事情早就抛之脑后了。下蹲做得多时,我师傅还帮我做了一部分,然后旁边的人就给我和师傅拉关系,就说些好听的话。我要是不说谢谢,也要被屌一句。走路不能走别人前面,走前面要说借过,指人不能一根手指指人,别人做完事进来要说辛苦了,有一点没做好就有人屌。玩了一会儿游戏,就有人跑过来喊那某某谁,出来把仓库收拾下,那谁出来洗下衣服,那谁去打扫下女寝。然后不知不觉,人都出去完了,我压根没意识到什么情况。房间只剩下我和我几个师傅。然后突然进来一个领导,凶巴巴的,和昨晚上的不是一个,具体名字记不得了,外课堂的领导。一进来问了几个问题了解我情况后就找各种理由整我。说我装大,做人不真诚。让我扎马步,还有俯卧撑。刘倩和我大师傅坐在对面观战,那个领导还找了两个人把我按地上,弄了一根木棍吓唬我,领导一棒打在塔拉米上,结果木棍断了,反弹上去打在自己额头上,额头出血了。然后让我做俯卧撑,膝盖处他们一人拿一个钉子,我要是撑不住就会扎上去。但是我发现,他们并不想扎我,我干脆直接压在钉子上了。搞了好半天之后又让我坐下来,给我讲考察行业要怎么怎么样。这件事完了之后,领导没出去多久,其他老板一个背一个的从女寝走过来,因为没有多余的脱鞋,所以有鞋的背没有鞋的。他们开始打双扣,而我一个人在角落里,我师傅徐建川叫我去打双扣,他教我。完全就是让我拿着牌,怎么出他也不说,就像操纵傀儡一样呢。中午吃饭,四个小盘子,里面有一些菜,后面发现每天除了土豆大白菜就是胡萝卜。炒菜还只有油盐,没有放其他任何调料。开饭前,摆桌子和碗筷的时候,有人做树立赞美,我当时不知道那叫树立赞美,感觉就是拍马屁。碗筷放好之后,我对面最上面那个女人,也就是刘倩,她开始说话了,也是做树立赞美,把家里领导还有我大小师傅都夸了一遍。然后是每个人自我介绍,然后开始吃饭了,吃饭的时候有三个人每人讲了一个笑话。向海霞去帮我拿碗过来打菜递给我。他们每个人必须说话,感觉像在讲自己是怎么来这里的。吃饭的时候,我得一直把碗筷拿着,不然有人会说上面的人都还没放碗,我就放碗。而且我不能吃得太快,必须上面的人(也就是我师傅徐建川)打第二碗饭之后,我才能打第二碗。总之,饭桌上规矩一大堆。吃完饭后,刘倩又一直说话,总说些含沙射影的话,是个傻子都能听出来。

吃完午饭后又开始玩游戏,玩逛三园,刷三观的惩罚就奇葩了,外面的人根本不敢想象,比如吸牌,叫房子,跳自摸舞等等。玩着玩着,不知不觉房间又没人了,跟上午一样,又来了一个领导,叫胥志超,四川泸州人。又把我整了一顿,直接两个人把我按地上,拿出一个塑料口袋捂嘴和鼻子,我感觉都快窒息死去了。然后又把烟头放我眼睛旁边,距离眼球不到一厘米的地方,恐吓说要烫我眼睛,我都能感觉到那灼热的温度。然后告诉我这个行业是有警察管理的,警察来了要怎么办,问我问题该如何回答,自己东西自己放好,要是被警察搞走了就可惜了,要是相信我朋友,就把贵重物品给我朋友保管。其实我听完之后也是半信半疑的,然后领导又走了,我大师傅又给我介绍这是某某领导。然后其他老板都从女寝过来了,他们开始打双扣。然后我大师傅又跟我聊天,聊人生经历以及各种闲聊,在这期间,我上厕所都得跟我大师傅一起,不管干啥,我都逃不过我师傅的眼睛。我感觉我大师傅时好时坏,有的时候感觉他对我挺好,有的时候完全就是另一个人。我每次跟别人聊天的时候,沈娜都会端两杯水,一杯给我,一杯给另一个人。然后她就出去了,长期不在男寝,他们说沈娜一直在外面忙,洗衣做饭全是她做。当时听着很有感触,现在想来,这不过是一种骗人的方式方法而已。说白了她可能根本没有洗衣服,结果有人说衣服是她洗的。可惜我当时并不知道,那我又怎么知道的?下文再说。我小师傅向海霞以前是做健身教练的,是个女孩子,对我特别好,只不过只带了我一天,正是因为她对我太好,所以被强行换来了另一个老板(曾沁苗,四川成都人)来当我小师傅。其实这些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原来向海霞曾经当过我一天的小师傅。为什么对我太好的人会被换走?原来,行业中的大小师傅只能有一个做好人,另一个做坏人,就是说唱黑白脸。而我小师傅由于她也是刚开始带徒弟,没有经验,不忍心屌我,所以做起了好人,然后强行把她换掉了。现在想来,其实自己师傅为什么是他们,也是特意安排的,行业中大学生普遍现象是装大,家境条件好的也有各种毛病。于是我大师傅是211大学的,小师傅曾沁苗是四川成都的,家里比较富裕。我大师傅对面那个女二把手,也就是刘倩,也算是我师傅,也是某大学的,工作还很轻松。总之,会安排一些各方面条件比我好的人当我师傅,让我佩服他们,让我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我小师傅曾沁苗是在胥志超讲完警察叔叔之后没多久就来的,她脾气特别大,我要是哪里没做好,她就会屌我,毒辣的嘴巴完全不逊于刘倩,甚至直接走过来踢我一脚。她居然是沈娜的徒弟,呵呵,我朋友瞬间变成我师祖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开饭前也是一样,大家两排下去坐着,我对面坐着一个凶神恶煞,他叫胡永煌,行业中称之为厂长,因为传统行业中在养猪场当厂长。他坐我对面,就是专门镇压老表的,我左手边坐着两个人,是我师父,靠近我的是我小师傅曾沁苗,我大师傅徐建川对面坐着刘倩。这餐饭他们除了讲笑话还讲故事,然后根据故事主题辩论了半天,说白了就是讲给我听的。饭桌上做法特别多,要是没做好胡永煌和刘倩就会屌我,我小师傅曾沁苗也会屌我,我大师傅徐建川会帮我说话,他们一唱一和,但那时我并没有看出来这些,所以我跟我大师傅徐建川关系比较好。饭快要吃完的时候,上面那个二把手也就是刘倩开始总结。他又说现在警察叔叔管理特别严。平时要低调,免得东西被搞了,怎么怎么样?说白了,他讲这些其实都是想让我把东西放在沈娜那里,但是我当时比较单纯,什么都没想,就把东西直接给了我朋友,但后面事实证明确实他们只是帮我放着而已,并没有动我的任何东西,目的就是防止你在考察行业期间逃跑。晚饭后,洗脸洗脚,又是我朋友在洗。之后就是聊梦想,他们有一个人在讲以后要干啥。感觉特别不现实,我就在旁边听着就是了。晚上睡觉,我大师傅又给我讲了很多经理老总的故事。第二天,吃完早餐后,就开始讲制度课,讲的特别快,二十多分钟吧,完全听不清!讲完后他们让我上去谈感想,我说听不清,然后被屌了一顿。之后每天都要讲课,讲完都让我去谈感想,然后我每天被屌。之后饭桌上几乎都要讲故事,至于考察行业,我压根没有一点头绪。上午不再玩游戏,吃完饭后,他们就开始学习故事经理老总,而刘倩就和我聊人生经历,她是秀山的,后面我换家和她是经常住在一起。除了聊人生经历之外,刘倩还会旁敲侧击的看我考察得怎么样,说实话,我根本不知道让我考察啥?我连行业二字的意思都不清楚,刘倩一口毒辣的语言让我对她有些害怕。她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前三天让你当大爷,后面让你当孙子。当日午餐也讲了故事,和昨天一样,总会有一个做人树立赞美,我总感觉他们在拍马屁,听着很别扭。在辩论故事的时候,我总感觉他们是在针对我,刘倩每次在饭桌上总结的时候都会指桑骂槐,我特别讨厌他们的所作所为,只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在那之后,刘倩只要一有时间就会跟我聊天,但是我越聊天越害怕三天后会发生什么。差不多第二天晚上,领导上桌了,之前听他们说这个家主人是谁,一直没有见到本人,终于见到了,心里特别害怕。也还好,没什么大事发生,晚上洗漱完后和头一天一样,也是聊梦想。

第三天他们给我讲他们在这里是干嘛干嘛,说什么创业,我当时就感觉走不掉,于是就说想留下来。果然,他们态度360°旋转,下午把我衣服裤子扒光了,只留一条内裤,还拿笔在我身上涂涂画画,房间还有好几个女孩子,刷新了我三观。后面我大师傅给我讲,这个行业留下来是有条件的,我大师傅就开始鼓动我去找领导问条件,于是我去问了。领导告诉我要交2900块钱,就两千九,这么简单?关键是我没有现金,他们要求现金,这可怎么办?他们给我的方案就是把密码告诉领导,让领导帮我去取。其实支付宝挺方便的,为什么非要把密码给别人说,我心里还是很犹豫,一直徘徊。现在想来,为什么要密码,其实就是测试你相不相信他们。第四天,吃饭的时候,领导问我有多少的心留下来,我说百分之百。第五天早上,我来到行业中的第四次讲课,我师姐*琴讲的,她吐字清晰,速度慢。我听清楚了制度课的内容,原来这个行业就是推销产品啊。我上去谈感想的时候,就说我不擅长推销,这个行业我不干了,留下来的心百分之零。这也是我在行业中第二个口碑,我是第一个被问百分之多少的心留下来的人。瞬间,他们态度再次360度大反转,下午的时候,让我待在角落里自己反省。一晚上没睡觉,我就在角落站了一整天。第二天晚上开饭前,我朋友给我求情,说白了也是他们演戏给我看的。吃完饭后,他们给了我一次机会。我又打算留下来,因为我知道自己走不掉,当我快加入行业时,有一个业务员(陈小刚,四川泸州的)升领导了,我都不知道他是哪儿冒出来的,从来没见过,后面才知道外面有很多这样的家,每个家都有十几个业务员。就这样,稀里糊涂我加入了行业,晚上,他们给我讲加入行业之后以后会得到什么,说白了也就是290万。行业干成功后,也就是升经理当天,上面的人会下来接你,上去之后皮尔卡丹皮鞋,劳力士金表,华为五件套,报喜鸟西装是标配,反正我是不咋信的。自从加入之后,每天都得学习故事笑话,经理老总,还有介绍台词、主持台词、制度课!平时,经常有人带着我去做事情,而且做事情的时候一直给我讲着故事,虽然我根本不想听,其实那个时候,我并不懂为什么他们要给我讲故事,我是后面才知道的。饭桌上必须去讲话,目的是改变内向的性格,干行业的时候,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换一次家,目的是不能在同一个环境待太久,否则人会感觉安逸,学不到新东西。其实他们说这些话,就是为了营造一种很刻苦上进的假象,让更多的人相信他们那玩意儿。

在考察行业所在的家认识的所有老板都称之为娘家人,同一个领导家考察行业的人也算是师出同门。同一个师傅的徒弟也是师出同门,差不多同一时期加入的人叫做同班同学。巧就巧在我所在的这个家的领导(名字叫龙潜,重庆秀山人),他也是刚升领导,而我是在他家第一个考察行业的人,后面在他家考察行业的都算我的弟弟妹妹。当我快加入行业时,又来了一个表妹。在之前他们说自己也是这么来的,我压根不相信,直到我第一个师妹来了,我信了。他们把当初对我的那一套又在我师妹身上故技重施。我师妹叫任金梅,重庆奉节的,自己学的是护士,但工作是进厂,家里种烤烟的。她很内向,来的当天晚上,领导给她讲考察行业的时候,她特别冲动,居然要撞墙,然后她一晚上没睡觉,坐在男寝坐了一晚上,胡永煌也一晚上没睡,因为他要保证她不跑,同时保证她的安全。饭桌上,就老表和领导面前有一杯开水,其他人都没有这个待遇。提到喝水,就想说一下行业中水杯是公用的,一杯水可能很多个人一人一口,没干行业之前,别人吃过的我是绝对不会吃的,干了行业,一样吃。当时我还没有正式加入,所以也算老表。她和我像是找到了心灵安慰,跟我关系比较好。然后没几天,我就加入了,加入的头几天,家里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和我一样也是老表,这个老表和我是同一天一起加入的,她叫刘凤己,湖北人。加入的时候还有恭喜餐,就是想吃什么,会满足你。平时不加餐的时候都是吃些土豆大白菜,加餐会有肉。

提到恭喜餐,不得不说一句,头天晚上领导(龙潜)问我想吃啥,我根本没懂起,就说随便吃啥都可以。然后他问我白水面条可不可以,我说也可以。结果第二天让我吃了一整天的白水面条,这也是我在行业中的第三个口碑,恭喜餐吃白水面条。我师妹没多久也打算留下来,问他多少的心留下,她说百分之八十。结果睡了一晚上,她说昨天梦见她爸了,留下的心只有百分之二十了。然后其他人就不给她好脸色看,没办法后面我师妹被逼无奈也打算加入,其实基本上所有人都特么是被逼无奈才加入他们的。那个凶神恶煞(也就是胡永煌)给她讲了一下午荤段子和荤笑话,比如两只蚂蚁,补耳朵,光屁股和数羊。他们说行业中为什么有一些刷三观的东西以及一些荤段子,就是为了帮助某些人打破传统观念束缚,让他们突破自己,现在想来这些都是干传销的人为了讲荤段子找的一个借口。在那个地方,因为租的房子到期了,集体换了一个地方住。搬过去后没多久,又来了一个老表,是我第一个师弟,叫毛力,重庆秀山的。然后之前对我们的那一套开始反复上演,师弟来的第二天晚上,又来了一个表妹,叫张兰英,四川德阳的。隔了一天,我就换家了。虽然我已经加入了行业,但是不管干任何事,他们都要跟着我,嘴上说是做事必须两个人,难道我拉屎还得两个人?实际上就是监视我,怕我跑,必须等一段时间后,等我状态稳定了,能够理性思考的时候,差不多等了半年之后,他们就没那么严格了,我就一个人出去。

我第一次换家后,和我关系比较好的师妹就从此分开了。自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我的小师傅曾沁苗。第一次换家,换到了陈小刚家,他也是在我考察行业期间刚升的领导,四川泸州人。我是和刘倩一起换家。没多久,我娘家人里面另一个秀山女孩子也来了,她叫黎盈杉,她也骗来了一个老表,叫杨光成。这个老表考察行业快要加入时,某天下午,我们正打算包包子。包子馅儿都调好了,东西都拿进男寝了,这个时候外面想起了一阵敲门声。我们所有人都赶紧进了男寝,然后打算从外面把男寝的门给锁起来,但是家里没有锁。没办法,几个人把男寝门抵住。领导一个人在男寝外面,警察来了!一脚把门踹开,我们赶紧跑去墙角抱头蹲下。自那以后,我就相信他们说的某些话了,他们说有警察管理这个行业,我一开始是不信的,但是警察真来了,而且还问我们走不走,真的就跟那些传销人员讲的一个样子,根本没把我们怎么样,我就是这样慢慢被洗脑的。警察是来找人的,和我同一天加入的刘凤己(前面提过,湖北人)的家里人找来了,把她给带走了。同时还问我们要不要走,我说了不走!当时那个老表杨光成本来也打算留下来的,结果警察来了,他就跟警察走了。然后我们的手机被警察全部收缴了,警察把我们赶了出去,晚上去另一个领导家打酱油了,打酱油的意思就是因为某件事临时换到某个家暂住。打酱油期间,上面的经理老总下来看我们了,名额有限,每个家只有几个代表可以去看,而我就是其中一个。因为这些事,所以让我彻底被洗脑了。从来没想过这是干传销的。

之后没多久,原来那个领导(陈小刚)又租到了房子,把我们接了回去,这期间我一直跟刘倩师傅一起换家,形影不离。没多久,前面被警察搞走的手机被公司拿回来了,我又有自己的手机了,手机被搞走期间,公司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个手机给我用。我娘家的领导来给我们讲了一堂课,这堂课讲了八个小时,叫做发展课,让我了解到很多行业相关的东西,有些东西我不知道真不真实,感觉里面的人说啥都一个样,不知道是真是假,所有人都迷失在黑暗之中。

然后还讲了,为什么警察会来抄家?他们的理由是国家对于这个行业明面上打压,暗地里扶持,一个赚钱的行业不需要所有人去从事,总得有人去干些脏活累活。所以通过网络报刊横幅新闻方式打压这个行业,让你们听说行业里面特别恐怖。吓走胆小的人,限制行业发展。以上差不多就是发展课里面会讲的一些内容,其实很多我自己都是怀疑的,只不过大家都这么说的时候,我一个人那也是百口莫辩。

接下来说一下,为什么你们身边的人进去之后会骗亲戚骗朋友?当你刚加入这个行业的时候,他们会给你讲他们去旅游之类的东西。然后会鼓动你去问怎样才能去旅游。当你去问了之后才知道:投资一个2900,赚290万。投资两个2900就赚两个290万。投资三个2900赚三个290万,并且额外有1000万。投资20个2900就可以旅游一次。很多人信以为真了,所以他们都去想方设法的搞钱加套。很多人本来不相信,待久了也会变得相信。因为那里面会想方设法的让你相信他们,还会时不时的给你看看所谓的产品,以及他们口中的经理老总这些传奇人物。我呆了一年多时间,见到了他们口中说的产品(不知道是真是假,包装上写的香港新时空卓丽国际集团化妆品有限公司——1128分公司监制)!继续说旅游的事吧,我开始联合行业中的人忽悠家里面,终于骗了好几万,去旅游了。地点在云蒙山皇家森林公园,时间是2021年五月十二日,大巴车把我们送到那个地方,然后每人发了一张一百的现金(他们称之为传单),随便买东西吃。去了一次就上瘾了,然后又搞钱去旅游,今年也应该是这个时候吧。旅游的时候我见到了我大师傅徐建川,自那以后再也没见过他。就是这次旅游,让我对他们深信不疑。这些傻逼传销人员干别的不行,忽悠人真的是一套一套的。

后面我才发现每个人都是刚加入不久,就会有人给他们画大饼,让他们去加套,为了所谓的旅游。很多人因为投了太多钱,所以不甘心走人。干行业途中,我一直遇到那两个秀山女人,刘倩差不多在21年6月底升领导了,我第一次看见身边的人升领导。之后一连串的人都升领导了,我朋友沈娜也升领导了。刘倩升领导之后,我经常跟另一个秀山(黎迎珊)的女人一起住。我好多的同班同学都开始带徒弟了,而我还是老样子。他们就来给我说要有责任心,我去特么的。行业中所谓的责任心就是帮助身边的人,其实这些都是制造一种很和谐的假象,让新来的人相信他们,然后被成功洗脑。当我学了邀约人做法之后,我也开始拉人头了,首先,找得到我家的人不能要,因为他们跑我家里去闹,很快父母会知道。其次,在役军人,在职公务员这些不要,他们说是不能跟国家抢人(他们经常说这句话,其实就是想告诉你这是给国家办事,把自己伪装的高大上)。有贷款的人不能要,人品不好的不能要。热恋中的男女不能要。说到这里,提一点,行业中是禁止业务员之间谈恋爱的,他们很多人来的时候是通过所谓的情侣关系骗过去的,他们会告诉你,之前是什么关系,保持着就好,不能进一步发展,业务员之间是禁止加好友留联系方式的。我筛选了一大堆的人,然后开始聊天了。其实刚开始我并不擅长聊天,然后家里的二把手(四川峨眉,彭小玲)手把手教我如何聊天,如何摸取对方的信息,简称摸底。每一个来行业中的新朋友,他们的底细或多或少都是了解的。家里的二把手给我摸清楚了我初中同学的底细,然后在某天,就来到了北京。我和另一个二把手(女,向春梅,重庆奉节,已经升领导)出去接我同学。当时她冒充我表妹,然后临时加了我微信,见到我同学后,找了个理由拿着我同学手机聊天,实则检查有没有高额贷款。当时检查出来有贷款,然后她微信发消息给我说等下有人给我打电话,以公司处理问题为接口闪人。没过多久,行业中有一个人打来电话,让我回去处理事情。于是我丢下我同学就遛了,回去之后给我同学说去天津出差,没时间管他,之后就再也没理他。

据说行业中有八大学问,其中包括口才学,演讲学,人际交往学,侦查学与反侦查性,心理学,管理学,消费投资学和成功学。其实现在想来都是瞎扯蛋。

在这期间,我已经迷途深陷,我经常给我师弟师妹们(同一个领导家里考察行业加入的人)讲要有责任心,才跑得快。然而我自己都没有做好,有一个师妹让我特别佩服,她加入没多久,还没出娘家就当师傅带徒弟了。两次带朋友来都和我住一个家,两次都被警察抄家,哈哈哈。我和她关系很好,无话不说,她私下告诉我,自己出去接朋友,接了四次,有两次失败,两次成功把老表接回家。巧在这两次,我都在!第一次的时候,她把她同学叫到行业中了,没想到她同学家里报警了,一群警察抄家了。那是我第一次进警察局,在警察局扎马步,几个小时后就让我们出来了。这对我来说并不算什么,不就是挨一顿揍么?但是对她来说,并不一样,她家里人知道她在干这玩意儿了。然后跑到北京找她来了,刘倩刘领导带着她去天津躲了一周。在这期间,可想而知,她承受的痛苦,但是那时,她也已经深度被洗脑了。第二次带朋友进来也是遇到警察叔叔,在腊月廿六那天,家里都准备好东西等着过年了。那天,我生日。本家领导请了两个领导来家里吃饭,其中一个领导是沈娜,她给我买了个蛋糕。然后他们两个领导在男寝玩,而本家领导梁正旭(前面提过,重庆巴南,厨师出生)亲自下厨做饭。我去厕所拉屎,突然听到门响了,我没听清楚,但是作为经销商必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门又哐当一声,我赶紧擦完屁股从厕所出来,看见本家领导站在厕所门口看着大门外。我隐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赶紧冲进男寝,关闭门窗和灯。突然二把手(刘浩鹏,四川南充)站起来说是本家领导在敲门,把灯给打开了。我当时就说,自家领导不是在门内吗?敲锤子门。然后他赶紧又关闭了灯,突然警察踹门而入了。我找了双拖鞋穿,然后在客厅抱头蹲下。此时的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小萌新了,我懂得保护新朋友和女孩子的责任,直接蹲在了最前面。警察问我手机在哪里,我说手机丢了,他问丢哪里了?然后一脚揣在我胸口,把我揣在墙上。我站起来,他又是一脚把我踹到地上。当时那个疼得我强忍住了。在派出所度过了一个难忘的生日,警察在家里翻箱倒柜把手机找到了,从那以后,我的手机就彻底没了,后面是领导给我找了个二手的手机让我用着。然后警察看见我微信聊天记录,知道是我生日,还说祝我生日快乐,总之,用各种方法嘲弄我。这次进负面(警察叔叔,家里人觉得我们是干不好的,这些称之为负面),我师妹邀约的本来要加入的人也走了,另一个加入一段时间的老板居然也走了。然后我们从派出所出来之后,已经是腊月廿七凌晨了,就去了带网领导家里面。这里说一下,我们那个地方有很多网络,每个网络有一个大领导,管理整片网,一个网下面有几个课堂,每个课堂有个课堂领导管理整个课堂。一个课堂下有六个以上的寝室,每个寝室有十几个业务员和一个领导。我们这个网的带网领导叫邓阳,四川南充的。来到他家后,当时这个家还住着一个小领导,因为刚升领导还没有开寝室,所以一直住在那。然后他们每次吃饭都会讲低调一点,过个安稳的年,免得警察叔叔来了,家里面屯了好几万的年货。这个家就我们四个打酱油的人(我师妹也在)见过警察叔叔,其他人包括二把手都没见过警察叔叔。结果第二天,也就是腊月廿八,上午,警察再一次光临了!因为快过年了,很多业务员家里人让他们回去过年,但是他们因为不回去导致家里人怀疑,最后家里人报警了。警察叔叔就是来找人的,这一次我又抱头蹲最前面,因为我见叔叔次数最多,对经常都没有任何恐惧。结果我被警察拿衣架打,再加上头一天被踹了两脚,第二天才发现我腿上,腰上青一块紫一块。然后我又再次换另一个家(陈小刚家)打酱油,晚上,把我从外课堂接回本课堂(肖安丽家,湖北宜昌人)过年,再次和我师妹住在了一起。

我是比较佛系的,家里什么事我基本上懒得管,因此他们说我成长的很慢,某次和四川内江的名叫邱世辉的老板住一起的时候,他也教了我一些东西。他是我娘家人,此时的他已经是二把手了,因为他之前也很佛系,所以我叫他禅师。他给我讲怎么带配朋友。在我住在某个领导家经历负面之后,我去刘倩家(此时已经分课堂,她不是我们课堂的了)打酱油。此时,所谓的中流砥柱已经所剩无几,因为很多人面临过年家里带来的压力就跑路了,而我变成了少数的中流砥柱之一,带了半个徒弟(因为不是从她进家就开始带的,所以算半个),她叫陈红,四川遂宁的,我对她印象特别深刻。当我每次进男寝,我徒弟就知道我要坐在她旁边去。我问她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坐在你旁边吗?她说,因为我要教她东西。就因为这句话,我就打算把所学的都教给她,那个时候,我会讲一两百个故事和一两百个笑话。她外向的性格一直感染着我,没多久,我们就分开了。后面再次遇到负面打酱油居然又遇到了她,此时的她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人了,在饭桌上,她也能特别流利的去说话,能够侃侃而谈,她的变化让我感到很欣慰。在我第一次打酱油带她的时候,有一点特别让我佩服,她一个女孩子竟然敢吃咬不断!什么是咬不断?行业四大名菜之一,就是别人把白水煮的面条在嘴里嚼得稀烂之后吐到你碗里,让你吃下去,有可能会有口水,口痰之类的。对了,在这期间,还有一个老板让我记忆犹新,他叫廖志远,四川哪儿的我忘了。他教会了我唱《知心爱人》这首歌,为了记住他,因此我特别喜欢唱这首歌。

打酱油的时候带了半个徒弟后,回到原本的家里,我也开始带徒弟了。我第一个正式徒弟,雷川江,四川达州的。身高一米八五,从他进家开始我一直带着他,我把当初我师傅对我用的那一套全部施展在了他身上。他特别相信我,在觉得所有人都是坏人的时候,唯独觉得我和他朋友是好人。这里提一下,他上线也就是我的同班同学(差不多同一时期加入行业),一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子,关系还不错。我从来不屌我徒弟,我会把需要注意的任何东西提前给他讲,避免他被其他人屌。饭桌上,他的激情也特别高,甚至碾压他的师兄,激情这一块果真没给他师傅我丢脸。他没有头发,因为父母信偏方,小时候用狗皮膏药贴头上的疮,结果头发就再也没长出来。晚上睡觉的时候他深怕我冷着,等他考察懂之后,想留下来改变一下以前懦弱的性格,因为2900块钱都没有,于是找家里骗了2900块钱。无独有偶,我第二个徒弟考察懂之后也是2900都拿不出来,他叫王威,好像是重庆云阳的,也是做网站开发的。当我再次遇到我大徒弟时,他居然能主动给那些不认识我的人介绍我了,感觉他变化特别大。这期间,他也遇到了警察叔叔,警察叔叔看见他个子高,没有头发,居然说他是打手,把他揍了一顿。没想到,被揍了一顿他还留在这,都被彻底洗脑了。

在这期间,我体会到一句话,干行业的人越干越执着,呆的时间越久越不愿意走,因为呆的越久,洗脑程度越深。我看见过所谓的公司产品,看见过所谓的经理老总,还和他们一起去旅游过,亲眼看见一个网变成三个网,三个课堂变成五个课堂。因此,我深度被洗脑,我总是把自己的梦想规划的很好,甚至几片课堂的领导都听过我的梦想。其实传销并不是像外面传的走不掉,每个人刚开始进去的时候就想跑,那个时候确实不会让你走,但是等你呆了一段时间,发现你已经捞不出油水的时候,就可以想走就走。我看见我几个师弟(李川、陈纯飞)离去,其中一个师弟不好意思去给领导说,还是我去帮他说的,没几天他就走了。干行业是枯燥的,我只能苦中作乐,自己也变得跟他们一样,喜欢讲荤段子。我记得有一个叫龙祥静的老板,来自四川宜宾,我总是跟他讲一大堆荤段子,只不过没多久,就分课堂了,再也没见过。

2022年3月中旬,我第一次住楼房。楼房和平房不一样,平房主要是带新人,帮助新人考察行业,而楼房主要是邀约新人。每天上午,下午,手机发到自己手里,然后跟市场聊天,摸底,等着疫情结束后邀约。在这期间如果谁要给市场打电话,还可以配电话,找个行业中的兄弟姐妹充当你女朋友或者兄弟姐妹之类的,让她们帮你摸底,我跟我小弟狗尧聊天的时候,就找了我同班同学*梅配电话,她性格外向,任何情况都是自来熟,找她配电话随随便便都能聊起来。行业中很多人,他们不像我那样有一千多个QQ好友,那他们从哪儿拉人?探探,soul这类交友软件就是他们的天堂。当你玩探探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有人划了喜欢你,而这个人远在千里之外。那么,她就是干传销的,一定要警惕。

在这期间还睡了好多天,因为这段时间疫情严重,如果被警察赶出去那可是要隔离的,害怕因为吵到居民导致被举报,因此领导让我们睡觉,从早睡到晚,晚上继续睡,一天睡二十四小时,连续睡了十几天,感觉这辈子的瞌睡都睡完了。只不过这十几天也是很多新朋友特别开心的时候,因为行业是半军事化管理,有严格的时间管理,就跟部队里是一样的,早上起床超时要受罚,唯独这段时间没有那么严格。
然而,在这期间,我也曾拿手机搜索网上关于这个行业的一些东西,想看看到底是不是真实的,结果被领导发现了。领导没有当场拆穿我,就是在饭桌上说一些含沙射影的话暗示我。

突然某天,家里人开始怀疑我了,我的好日子到头了。每天都忙着处理家里面的消息和电话,想方设法的瞒着家里面。没几天,家里人报警了。警察叔叔一直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哪里,问我住的地方是不是某小区,某小区其实是我忽悠家里人随便说的。我一遍又一遍的挂掉电话,好几个警察电话换来换去的给我打,我每次都把警察骂一顿然后让他别烦我了,就挂掉了电话。实在是无奈,我受不了了,给领导说了想走的想法。刘倩又给我聊了一下午,给我做思想工作,但是我态度比较坚定。当时那个家的领导让我等几天再走,现在疫情封城了出不去。从那之后,领导不再把手机发到每个人手里,不再是在男寝搞市场(手机上联系别人进行摸底),而是几个几个的去女寝处理事情,因为怕我影响到身边兄弟姐妹(行业中的人都是兄弟姐妹)。不仅如此,饭桌上我也不怎么说话了,只知道干饭。二把手给我抢个机会让我说话,问我以后当领导了家里面的招牌菜是什么,我当时特别恼怒。我都不想干了,你居然问我以后当领导?!饭桌上特别尴尬,就差吵起来。

下午的时候,领导带我去了医院一趟,做了核酸检测。回去之后,领导就问我当初放在行业中的贵重东西有哪些(来到行业中第二天就会讲警察叔叔,接着就会让你把贵重物品交给他们保管),我说有笔记本电脑和身份证银行卡,学位证以及毕业证。当天晚上,领导就把这些东西给我取过来了,梁正旭(此时,他已经是课堂领导)也来了。当时就问我是不是确定要走,如果因为家里有事,可以给我请假。我说不用了,我选择退出。还象征性的走了个“离职”程序,让我写了个申请,我志愿退出中国直销业(传销人员一直声称这个东西一生只允许从事一次),我记得那天是2022年4月4日。然后他们给了我一个垃圾手机用,并且给我联系了两辆黑车。从河北到天津。收拾好东西之后,就出门了,梁正旭骑车载我,我后面还坐着一个领导(梅艳鑫,重庆秀山,就是住楼房的领导),她拿个帽子盖我头上,让我取下眼镜,把手机贵重物品给她保管,到地点后再给我。我在车上不知道坐了多久,我也不知道走的方向,更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就下车了。下车地点是一个偏僻的公路上,她把东西都给了我,来了一个黑车。上车后,司机把我拉到一个桥边。桥上因为疫情是铁皮挡着的,然后我从旁边翻了过去,对面有一个司机在那接应我,就这样从河北偷渡到了天津。他送我到天津西站后,已经是5日凌晨一两点。4月6日早上五点半,我到了重庆,一年多的北京之旅到此结束。

其实,传销虽然看起来没有杀人放火那么恐怖,但是危害极大,很多人浪费一年或者多年青春,浪费金钱,最后导致众叛亲离。

结尾留下部分传销人员名单:
张兰英 四川德阳
王思辉 四川德阳
任华 重庆云阳
李倩 重庆云阳
王有勇 重庆石柱
杜雪琴 重庆丰都
刘倩 重庆秀山
梅艳鑫 重庆秀山
龙潜 重庆秀山
周林英 重庆秀山
王辉 重庆秀山
龙宗姚 重庆秀山
梁振旭 重庆巴南
程兮 重庆长寿
陈小刚 四川泸州
胥志超 四川泸州
尹德科 四川泸州
邓敏 四川遂宁
黄宏伟 四川遂宁
汤婉琳 四川遂宁
肖安利 湖北利川
李松柏 重庆开州
王洪洋 湖北宜昌
王甜甜 湖北宜昌
邱世灰 四川内江
叶婷 四川内江
隆青葱 四川内江
何港 重庆潼南
张伟 重庆潼南
赵松 重庆潼南
徐科 重庆綦江
陈鑫滋 湖北宜昌
向春梅 重庆奉节
姚显中 重庆奉节
刘亚莉 重庆合川
张鹿 四川眉山
赵梅 四川巴中
花玉梅 四川南充
邓杨 四川南充
王一帆 四川南充
毋洋 四川南充
张鑫 四川遂宁
陈霞 四川南充
胡怀银 四川泸州
张根宝 重庆涪陵
彭川 重庆秀山
黎银山 重庆秀山
沈娜 贵州毕节
赵力 贵州遵义
龙祥静 四川宜宾
王军翔 四川乐山
赵弛 四川乐山
刘浩鹏 四川南充
任华 重庆云阳
刘念 重庆云阳
张伟 重庆潼南
王力 重庆綦江

19
博主关闭了所有页面的评论